關注我們
荊楚網 > 官方集運頻道 > 國際

疫情下的東京奧運 平衡防疫安全與賽事效果是巨大考驗

發佈時間:2021年07月10日07:16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奧運會東京地區賽事將空場舉辦 平衡防疫安全與賽事效果是巨大考驗

疫情下的特殊奧運

“這是我們的願望,奧林匹克聖火將在隧道的盡頭點亮。”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的這句話耐人尋味。

沒有人山人海,也沒有加油助威,籠罩在疫情陰霾下的東京奧運會,或許將前所未有地安靜。

眼下,東京奧運會進入倒計時,卻迎來又一變數:繼海外觀眾無法赴日觀賽後,日本國內觀眾也無緣現場。據日本媒體報道,東京奧運會位於東京地區的1都3縣(東京、神奈川、埼玉、千葉)的所有比賽原則上將在無觀眾的狀態下舉行。

東京奧運會東京都內所有場館比賽均空場舉辦,已售門票全部退票

“五方一致同意,東京地區的賽場內將不允許觀眾入場。”7月8日,日本奧運大臣丸川珠代代表政府宣佈,由於東京地區第四次進入緊急狀態,奧運會期間,位於該地區的所有場館將不允許觀眾入場觀看比賽。據瞭解,在東京奧運會的所有42個場館中,位於東京地區的有24個。

由日本政府、東京都政府、東京奧組委、國際奧委會和國際殘奧委會五方作出的這一決定,意味着東京奧運會最重要的開、閉幕式、除馬拉松和競走之外的田徑比賽、游泳、體操、籃球、排球、羽毛球、柔道、拳擊、舉重、乒乓球等重要比賽,都只能閉門舉行。這也意味着,耗資1569億日元改建的新國立競技場、耗資370億日元建造的有明競技場等人氣比賽場地將無緣觀眾。

對於這個“無奈的選擇”,東京奧組委主席橋本聖子表示,“我們非常抱歉,我們只能舉辦一個有限的奧運會,但我們希望首先保證舉辦一屆安全放心的奧運會,讓全世界的人們能夠找到奧運的感覺。”

此次奧運會共向普通民眾售賣了363萬張門票,預計總額為900億日元。東京奧組委表示,東京都所有場館將全部退票。東京以外地區擁有奧運會比賽場地的地方,將在稍後舉行的會議上聽取各當地政府的意見,以決定是否空場舉行。比如,在北海道進行的馬拉松比賽,各方近期也將協調是否接納觀眾。

奧運會開幕在即,日本新冠疫情近期卻出現反彈跡象。7月7日,日本全國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2191例,單日新增自6月10日以來再次超過2000例。其中,東京都新增確診病例920例,自5月13日以來再次超過900例,單日新增在日本各都道府縣中最多。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7月8日晚間宣佈,由於東京都新冠疫情再次升級,尤其是德爾塔變異毒株感染病例近期增多,為防止疫情進一步擴散,不得不第四次向東京都發布新冠疫情緊急事態宣言,時間從7月12日至8月22日,正好覆蓋7月23日至8月8日舉行的東京奧運會。

7月9日,奧運聖火抵達主辦城市東京都。除島嶼地區外,東京都內全境公共道路上的聖火傳遞已被取消。在駒澤奧林匹克公園綜合運動場,聖火歡迎儀式僅限相關人員參加,在無觀眾狀態下舉辦。

空場方案此前已有端倪。6月18日,日本政府新冠疫情專家組組長尾身茂就防疫情況,正式向橋本聖子和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西村康稔提出建議。他在提案中指出,為了使感染擴大風險降至最低,舉辦東京奧運會、殘奧會最理想的情況是“無觀眾舉辦”。如果要觀眾進入場館,他要求政府和東京奧組委採用比現行防疫規定更嚴格的標準。

史上首次空場舉辦奧運會,觀眾“缺席”給日本帶來巨大損失

此次東京奧運會,註定不同尋常。歷史上,一戰期間舉辦的德國柏林奧運會,二戰期間舉辦的日本東京奧運會、英國倫敦奧運會,曾因種種原因停辦,但此前從未出現過延期舉辦的先例。這也是首次因非戰爭因素未能如期舉行的奧運會。

2020年3月24日,東京奧運會因新冠疫情宣佈推遲一年舉行。自此,關於“再次推遲”或者“取消”的聲音不時傳來。不少國家的運動員們困守家中,無法集訓,不能參加世界比賽,不瞭解對手狀態,無法制定比賽策略,眼看着黃金年齡一點點流逝,倍感迷茫。

“當世界停滯不前,未來模糊不清,我們仍毅然前行。直面內心的踟躕,無懼歷史的挑戰……”今年6月23日,國際奧委會發布了宣傳視頻“五環旗下,我們共同強大”。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因疫情形勢反覆,東京奧運會不得不一再調整觀眾政策。

今年3月,主辦方開始禁止海外觀眾現場觀賽,6月下旬又決定在東京疫情緩解的前提下,各場館最多可允許1萬名本土觀眾入場。東京奧組委還設想,可視情況改為“場館可容納人數50%以內且最多不超過5000人”,按照上限5000人的標準進行抽籤,晚上9時以後的比賽在無觀眾狀態下舉辦。直到7月8日,確定東京範圍內的比賽將以無觀眾的空場形式舉辦。

東京奧運會有兩個變量——除了“是否舉辦”,還有“是否限制觀眾人數”,二者事關奧運會能給當地帶來多大的經濟效益。海外遊客“缺席”將給日本帶來巨大損失。5月底,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經濟學家木內登英分析計算了東京終止奧運的經濟損失。他提出,暫停接待海外遊客已經造成1500億日元(約87億元人民幣)的經濟損失,好在海外的60萬張退票可以銷售給本土觀眾。據他測算,接受一半日本國內觀眾,經濟損失約為734億日元;無觀眾的話,損失約為1468億日元。

空場與否,還直接影響廣告主的現場投放計劃。據外媒報道,包括佳能、東京海上日動火災保險在內的十幾家贊助商對主辦方的“臨時決定”以及在“是否允許觀眾入場”的問題上的拖延感到沮喪,他們正在取消或縮減與東京奧運相關的展位和推廣活動。

一些公司還擔心公眾不喜歡與奧運會扯上關係。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日本人反對奧運會繼續舉行。此外,這些公司還擔心,如果公司高管出現在體育場內的電視直播中,會造成負面宣傳。

“這是一屆被詛咒的奧運會。”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在國會上曾脱口而出。在不少日本人看來,奧運籌備設施既花了納税人的錢,又不能吸引大量觀眾消費,對經濟發展不利,因而民間反對聲浪不止,關於是否舉辦奧運的爭議始終存在。

美國《時代週刊》曾報道,2020年東京奧運會預計將耗資250億美元,而東京方面的審計人員還估計,最終很可能會超支3倍。已投入的鉅額資金,只能依靠奧運會後所產生的觀光和經濟效益來收回,否則更是血本無歸。

應對疫情,世界各大賽事有松有緊,歐洲盃正在火熱進行,高上座率背後是高疫苗接種率

除了東京奧運會,一些去年因疫情取消或延期的國際賽事也紛紛在這個夏天迴歸。歐洲盃(歐錦賽)如火如荼,美洲盃激戰正酣,網球大滿貫之一的温布爾登網球錦標賽也進入最後賽程。

與東京奧運會在防疫上的謹慎不同,歐洲盃相對“放鬆”。此屆歐洲盃是11座城市的球迷串聯“狂歡節”,多國多城分散辦賽的形式,如星火燎原般點燃了歐羅巴的激情。根據歐足聯規定,11座球場必須保證有觀眾入場,但每個城市對持票觀眾的防疫要求各不相同:根據疫情控制程度不同,有的城市允許球場可容納觀眾的25%至45%入場,有的城市則允許觀眾席坐滿;有的要求提供新冠病毒陰性檢測證明或疫苗接種證明,有的則無硬性要求。

當地時間7月7日,在歐洲盃半決賽中,主場作戰的英格蘭隊2:1擊敗丹麥,歷史上首次殺入歐洲盃決賽。温布利球場隨之全場沸騰,數萬名“三獅軍團”的球迷高唱起助威歌曲:“It’s coming home(足球回家了)”。

英國政府正在推進全面解封計劃,英國首相約翰遜宣佈,英格蘭地區將於7月19日全面解封,迎來所謂的“自由日”。這意味着,英國將不再強制民眾在公共場所佩戴口罩,不再要求保持社交距離,餐館就餐、舉行和參加大型活動將不再受到限制。

在全面解禁前,英國政府給歐洲盃開了“綠燈”,以此作為“實驗項目”。球迷除了進場要提供一個自己檢測、自己上傳結果的新冠病毒快篩陰性證明,其他幾乎沒有限制。

有分析認為,英國的“底氣”來自他們的疫苗接種。雖然疫情以來第一時間的封鎖管控不力,但英國提前佈局疫苗接種。在人口超過6600萬的英國,目前已有超過4500萬成年人完成一針疫苗接種,完成兩針接種的也超過了3500萬,死亡人數和住院人數也控制在較低比例。

歐洲盃之所以允許觀眾入場,甚至有個別城市球場上座率達到100%,較高的疫苗接種率的確是重要原因。據英國《獨立報》消息,在匈牙利與葡萄牙進行的首場小組賽中,匈牙利普斯卡什競技場的上座率達到了驚人的100%,現場觀眾人數達到約6.1萬人。

《獨立報》提到,匈牙利足協做出開放100%觀眾席的決定,得益於該國疫苗計劃的快速推進。報道稱,就在本屆歐洲盃正式開幕前,匈牙利約980萬人口中,約530萬人已接種新冠疫苗,而這一切都發生在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宣佈批准使用中國和俄羅斯疫苗之後。

據瞭解,匈牙利是首個批准並採購中國新冠疫苗的歐盟國家。匈牙利藥監部門已授權緊急使用兩款中國疫苗:國藥集團疫苗和康希諾疫苗。截至4月份,已有三批國藥集團疫苗運抵匈牙利。前不久,匈牙利外長西雅爾多還宣佈,將在匈牙利國內生產中國國藥疫苗。

空場不意味着“萬事大吉”,如何平衡防疫安全與賽事效果是巨大考驗

疫苗接種率高,也不意味着“百毒不侵”。疫情仍未結束,德爾塔變異毒株還在快速傳播。歐洲疾控中心指出,在舉辦歐洲盃等大規模集會活動的國家,如果缺乏足夠的措施,新冠病毒在當地和全歐洲傳播的風險預計會增加。

在温布利球場,從小組賽時2萬人湧入,到“英德大戰”時的4萬人,再到英格蘭和丹麥的半決賽近6.5萬人入場,沒有社交距離、沒有口罩,盡情呼喊、大聲歌唱……頂級賽事給球迷帶來激情與歡樂,但客觀上也給疫情防控埋下隱患。就在半決賽前的幾個小時,英國公佈新冠每日新增病例超過3.2萬,達到1月24日以來的最高值。

與歐洲盃的熱鬧形成強烈對比,美洲盃因巴西新冠疫情失控被迫全程空場進行,但參賽代表團也未能“平安”。美洲盃開賽首日,就有13名球員的聚集感染。賽事進行兩週,僅10個參賽代表團已有140人感染。

賽事火熱重啓,振奮之餘,安全仍是不可失守的底線。像歐洲盃一樣放鬆限制、讓觀眾入場觀賽,無疑會增加安全風險,這是東京奧運會決定空場舉辦的關鍵原因。但是,空場不意味着“萬事大吉”,這也是東京奧運會做出空場決定的艱難所在。當奧運會遇到疫情,除經濟損失外,如何平衡防疫安全與賽事效果也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觀眾渴望觀賽,運動員同樣需要加油助威。球迷是球員比賽的動力之一,對場上球員的情緒、心理都有影響。歐洲盃與美洲盃就是例子,前者球迷迴歸賽場,氣氛熱烈,球員們也踢得起勁兒;後者則因為疫情依然嚴重空場進行,有時候教練不得不在場邊高呼球員名字,以調動球員的積極性。

奧運會從來不是單純的體育賽事,而是與全球政治、經濟、社會等緊密關聯,象徵着世界的和平、友誼和團結。空場辦奧運是保安全的無奈之舉,舉辦方和各國運動員都將因此付出更多努力,觀眾也需給予更多理解和支持。正如一位網友留言所説,“運動員將聽到無聲的吶喊、加油、助威”。

儘管跌跌撞撞,在全球新冠疫情依舊肆虐的情況下,一屆奧運會的成功舉辦,無疑將極大提振全球共同抗疫的信心,這也是“相互理解、友誼長久、團結一致和公平競爭”的現代奧林匹克精神的最好體現。

本報記者 柴雅欣 管筱璞

【官方集運】編輯:張依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

版權為 荊楚網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複製或鏡像